一只扇子

孔雀我喜欢你啊!!!!!

捡到一只小狐狸2 九绮


这文居然有2,没想到吧(我自己都没想到)
九爷崩了。。随便看看吧
文笔?不存在的
说实话我前一篇写的啥自己都忘了。。









1.变成人型的小狐狸也需要睡觉,狐狸形态是与九千胜一同入睡到还好,但是奶娃娃...

2.没带过孩子的九千胜心里本是想着照常入睡,后续的事情明天再处理,但很可惜,当晚九爷依旧像平常那样抱着小狐狸睡觉,但没想到半夜就被湿哒哒的手指和脸颊给烦醒了

3.本是狐狸身子骨的时候,狐狸总是虚咬着自己的尾巴睡,找个小角落舒舒服服的窝在人怀里。

4.现在变成了奶娃娃,尾巴没得咬了,就退而求其次的咬起了自家主人的手指,却担心把主人吵醒,只敢虚虚的含着,口水流了下来也不自知

5.而脸颊啊,更是觉得难受挂上了几行清泪,在人怀里蹭来蹭去,泪水就那样蹭到了那人脸上

6.终于被惊醒的九千胜面无表情的拎起了怀中的团子,然后擦了一把湿漉漉的脸,然而转眼间,那个团子也变湿漉漉了

7.那只团子被人拎了起来,却不敢向以前那样挣脱了,看着对面那人的表情,眼泪又委委屈屈的流了下来,又不敢放声大哭,只得委委屈屈的开口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似是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小嘴巴一张一合的就是憋不出几句话,小狐狸急得眼泪不敢流了,两只软乎乎的小手自认悄咪咪的抓紧了衣角。

8.而对面那人则是撇了一眼那抓住了自己衣袖的小手,叹了口气,起身拿起了毛巾给自己与手上那只。。不对那人清理起来。

9.仔仔细细的擦干净了手上的与脸颊上的口水,再把那只团子脸上的泪水擦干,随即,一脸严肃的把团子放到了自己腿上,仔细端详了一下这幅总觉得有些熟悉的面容,然后掏出了自己的珍藏——奶嘴一个(某不知名村中小孩友情赠送)塞到了小狐狸的嘴里,然后把人再次塞回自己怀中,躺床上睡觉去了。

10.终于平安无事的到了第二天,九千胜终于得以神清气爽的起床,处理怀里那只奶娃娃的事了,但等他好不容易好说歹说好言相劝把怀中那个娃娃掏出来时,却发现,他好像比昨天大了一点点??

11.不仅如此,九千胜借助清楚的太阳发现,那奶娃娃不仅面容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甚至还带了个绮罗耳!

12.那绮罗耳还镶钻!

13.相对无言,九千胜只得先翻箱倒柜找出不知放了多少年居然没坏啊天啦噜还是干净的妈呀他居然能穿的小衣服给奶娃娃套了进去。随即,开始大眼瞪小眼。

14.“既然你与我一样有这绮罗耳,嗯...那你便叫绮罗生吧”九千胜如是说道。

15.整理好仪表的九千胜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很好,没有什么差别。除了怀里多了个孩子。

16.最近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子有事要找自己,九千胜便估摸着今天带着他去了,应该不会有事...吧,嗯。

17.九千胜行至中途——

18.路过的大爷看向他怀中的孩子“呦,这娃和你长得真像啊,你弟弟?但我好像没听说过刀神有什么亲人啊”

19.远方来了一位大妈“这孩子长得可是真好看,长大了一定不得了啊,诶,怎么跟刀神你长得那么像?你孩子?”

20.九千胜:“……”

群宣
西幻背景
禁白不禁半白
欢迎小可爱的加入

这是一篇意绮沙雕贺文

意绮沙雕文
私设多如山
此文各种花式晕倒请注意
各种虚弱debuff注意
日常ooc
文笔?不存在的
我永远喜欢意绮!



1.所谓受伤

所谓江湖,就是打打杀杀,杀杀打打,是个人总会受伤,意琦行也不例外。

由于某些特殊的原因,意琦行和某位不重要的武者打了一架,顺带受了点伤。

当然,受伤是不要紧的,但是这位不重要的武者又由于某些特殊的原因,武功带了点昏厥点数,于是我们的伟哉剑宿华丽丽的晕了过去,再加上挂彩,看上去有点点惨烈。

这种时候,在一旁观战的绮罗生自然是接住晕倒的剑宿,因为慌了神,慌不择路的带着意琦行就到了离此处最近的“医馆”幽梦楼去。

而我们的幽梦楼楼主步香尘步姐姐自然是很欢迎她的牡丹花以及牡丹花上的那道闪电。

“俗话说的好,大好的男人摆在眼前,谁又忍的住不去欣赏他的身材呢”步香尘如此语到。

即使绮罗生各种好言相劝,他的“步姐姐”仍然没有放弃治疗时不准有人旁观的原则,于是,我们的小狐狸只得蹲在“医馆”门口,等待步香尘快点结束。

终于,等到绮罗生终于数清楚幽梦楼外有一万四千八百二十三根时,步香尘笑吟吟的打开了幽梦楼的大门,请他进去照看意琦行了。

终于见到自己兄弟的绮罗生左看看右看看,倒是确定了意琦行总归是被看光光了,至于其他的,只能等到剑宿冷静一点,才能问他了。绮罗生握紧扇子遮住自己嘴角的笑意,如是想到。

即使步香尘建议绮罗生还是和意琦行一起留下来几天,等到伤养好再走,但不管是谁,可是说什么都不肯留下来了。

告别了依依不舍试图强留喊着“有时间来看望步姐姐啊”的步香尘,绮罗生架着意琦行,终于踏上了回家的步伐。

2.所谓路痴

因为意琦行的伤势还没好,绮罗生说什么都不肯让剑宿御剑飞行,他们二人只得慢慢挪回叫唤渊薮,虽然耗费的时日长了些,但这些日子还是值得留念的。

比如在江南烟雨中偶遇撑伞而行的九界海境某二人,比如某片种着樱花和枫树的林子,再比如某个某人时常光顾的小店铺贩卖的雪脯酒。

虽然美其名曰路上要不知道多少天所以多买点雪脯酒不算什么,但意琦行默默看着绮罗生变戏法似的往袖子里使劲塞雪脯酒而袖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再看一眼被扫荡一空的小店铺。

“我兄弟高兴就好。”意琦行如是说道。

总之,历经“千辛万苦”,意绮二人终于来到了叫唤渊薮脚下。

虽然意琦行再一次好说歹说自己真的没有问题了,但绮罗生仍然不肯随着意琦行御剑飞行上去,说是剑宿伤一定还没好不能这样劳累,但这真伪嘛...

“绮罗生说什么就是什么”意琦行如是说道。

这二人便又踏上了前往叫唤渊薮顶峰的路,然而,不知是武道七修弟子太久没下山以致山下路被疯长的植物淹没还是当初路实在修的太好太多,总之,他们二人华丽丽的迷路了。

等绮罗生第十二次回到同样的路口,终于忍不住对着意琦行问到:“我们是迷路了吧?”

意琦行严肃的看向绮罗生,对他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说?”“我以为你知道。只是享受走路的过程。”“...??”

不论如何,意琦行的御剑飞行这次是非用不可了。

这次意琦行不想等绮罗生做好心理准备了,他一手揽住绮罗生的腰把人禁锢在怀,顺便把人头安置自己脖颈处不让人看到脚下的风景,另一手召唤出春秋阙,抱紧怀中人信步上前,凌空飞起,不过片刻,便到了封顶,稳稳落在了大门前。

而落下去的一刻,意琦行就晕了过去。

3.所谓死亡

不知多少天的路上奔波,说不累是假的,再加上意琦行本来就是个病号,但偏偏不想让绮罗生察觉,只自己默默忍受,这下子,伤是好的差不多了,莫名其妙的风寒又来了。

幸好不是什么大问题,所以意琦行至多躺在床上盖条毛巾躺个几天,最起码不会像上次那样,需要去医馆了。

于是,等意琦行悠悠转醒,第一眼见到的就是绮罗生眼里的焦急,以及眼底无法忽视的乌青。

只见绮罗生见意琦行醒来总算松了一口气,没好气的取下人额头上的毛巾说到:“我命大的剑宿,你现在感觉如何啊?”

意琦行悠悠举起身子,活动了下筋骨,回到:“尚可。”话语刚落,便瞬间将绮罗生拉至床上自己原本躺着的位子,按下,自己退到另一边,不容拒绝的说:“好友为我劳累多天 该是歇息的时候了。”随即一手扶上人的眼睛盖住,遮挡着本来就不太明亮的烛光。他抬头看了看窗外,现在正是午夜。

绮罗生倒是没有反抗,他深知此时自己若反驳到最后理亏的定是自己。顺着意琦行的动作乖顺的躺到了他本来躺的位置,柔软而温暖,随意应了意琦行几句,终于是沉沉睡了过去。

意琦行本欲起床的身形顿了顿,他环住绮罗生,拿着被子将两人一起盖上。

……

不知过了多久,绮罗生悠悠转醒,他看了眼窗外,天还是黑的。揉了揉脑袋环顾四周,看见意琦行正坐在床边只着里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他。

绮罗生莫名有点发虚,咳嗽几声问到:“敢问好友,吾是睡了多久?”

这次他清楚的看到意琦行眉间一皱,不悦的说:“不久,一天而已。”奔波劳累的人可不止意琦行一个。

这种时候要是绮罗生还没看出来意琦行不悦的话可就白活这么多年了,他赶忙打了几个哈哈糊弄了过去。随即看向窗外的一轮明月。

不知为何,绮罗生看着那窗外皎洁的月亮,心中突然生出一丝惆怅,他看似无所谓的意琦行:“好友,你说若说有一天我们其中一人终将面临死亡,你会怎么办?”

绮罗生突感肩上一疼,只见意琦行猛然抓住绮罗生的肩膀,看向他,一句一顿的回答到:“你是死神找不到的人,不会死亡,而我是战云界中人,死亡离我很遥远,当然,若真有那么一天...”

意琦行抱住了绮罗生,二人面颊相贴,绮罗生看不清那人的脸,只感受到他对着自己的耳朵,呼吸略显粗重。“若你去了,意琦行就算上天入地也会让你活过来,若我先去,那么意琦行不怕逆天改命,从地狱爬出来找你。”

绮罗生慢慢覆上意琦行的脊背,拍了拍:“好友莫急,是我胡言乱语令好友多想了,不会有那么一天的,真的,意琦行。”

脖颈处那人似乎渐渐冷静了下来,但没有丝毫退出怀抱的意思,绮罗生正欲提示一下,没想到那人瞬间把自己扑倒在床,覆上了自己的唇...

一夜无眠。


4.所谓鞋码

而这一夜无眠的后果,就是绮罗生再一次起床后,头昏脑涨腰酸背痛,反观意琦行,神清气爽精神抖擞。

当然,这让绮罗生看在眼底,自然是时分不爽的,于是他做了一件让他悔恨终生的错事,偷偷把自己与意琦行的鞋调换了一下,然后在腻腻歪歪好后他便极其自然的穿上了意琦行的鞋。

刚穿上的时候谁都没发觉有什么问题,直到二人站起来走向屋外的时候,绮罗生便瞬间感觉到了鞋码的不合适,它,太大了。

“原来意琦行jio这么大的吗”绮罗生如是想到。

他略显紧张的撇了意琦行一眼,只见人神态自若,足下生风,没有丝毫穿了不合脚的鞋的样子。

于是绮罗生暗暗猜测:“莫非意琦行装作脚特别大的样子,实则鞋码和我一样?但是,他图啥?”

内心逐渐开始崩溃的绮罗生面上仍然如沐春风,只是不太喜欢走路,有看到向自己打招呼正在练武的小弟子们也不像平时上前指导一二,只是站在一旁,手中扇子隐隐遮住脸庞,无视着鬓角的汗珠。

一天终于结束,绮罗生终于回到卧房,毫无形象的瘫在软榻上,揉着终于脱下鞋子的脚。

没有无视开门的声响,不用想都知道是意琦行推门而入,他走到软榻前坐下 自然而然的把绮罗生的脚放在自己腿上细细揉着一些穴位,抬头撇了他一眼:“好玩吗?”

绮罗生老老实实的回答:“不好玩。”

“那以后还敢不敢了?”

那人笑嘻嘻的搂住他的胳膊“不敢了不敢了,不过伟大的剑宿你倒是告诉我,你为什么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啊。”

意琦行抚了抚绮罗生的鬓角:“我不习惯一双鞋子穿两天”随即把软榻下的鞋掏出来,分明就是绮罗生换过去的那双。

绮罗生:“……哈哈”

自觉差不多了,意琦行把绮罗生的脚塞进了被里,问他到:“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绮罗生心中正懊恼自己没有注意这个细节,没有仔细体会这句话的深度,随意回到:“要不一起?”

意琦行瞬间抱起绮罗生:“我觉得可行。”

“嗯??”

“嗯,一起,意绮。”

一朵玫瑰花 狗廉

一朵玫瑰花


狗廉 现代AU
严重ooc
渣文笔警告







校园里总是充满了年轻人活力的身影,不论是教室,还是篮球场,这使大家瑟瑟发抖躲在空调房的天气仍然没有阻止那群热爱篮球的身影。

夏天打球是什么感受?大概就是汗上加汗吧,这困乏的天气似乎连篮球都染上了困意,某个队员一个失手,那球就快飞到匆匆路过的廉庄脸上。

“呀!”措不及防,也来不及闪躲,廉庄条件反射的拿手挡在脸上,却没等到意想之中的冲击。

于是廉庄睁开眼悄咪咪地一看,入眼的便是那个让她铭记一生的背影。

“喂?你没事吧”那人接下球转身对她说到。

“没,没事,谢谢你啊!”廉庄慌乱地回答到,同时细细的端详起了那人的眉眼,似乎每一处,都是她喜欢的样子。

那人把球丢回去,有些自来熟“不会意思啊,那群人打太久,可能手滑了,我叫最光阴,不过大家都叫我北狗,你也这么叫好了”那人伸出了手。

她也伸出了手,紧紧回握“你好阿,我叫廉庄。”

那是廉庄第一次见到最光阴。









廉庄第二次见到北狗,是在开学第一天,老师告诉这个称职的班长,今天来了个转学生,让她招待招待,介绍一下班级。她答应了。

“大家好,我叫最光阴,叫我北狗也行”那个少年这么说着,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对她笑了一下,露出了两颗虎牙。

终于下课,廉庄便带着他介绍起这个班级“书在老师办公室,我一会带你去认我们的老师啊办公室啊还有各个教室的位置。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行”

他们就这样走在了一起,但似乎仅限友情,他们去食堂吃饭时会面对面坐,互相夹着对方的菜,但不会肩并肩的坐在一起,手挨着手。他们会在其中一人去忙的时候顺路去接人,但不会专门等待。他们会在知道对方生日的情况下买礼物,但不会专门去记。

但这个“他们”,似乎不包括廉庄。

她笑了笑,接受着这一切。

毕业典礼那天,他们跳了一只舞,在哪绚丽的舞最后,北狗给了廉庄一只玫瑰,她笑着接过,随后完成了最后一次转圈。

下台后,她把那只玫瑰带回了家。

当晚,廉庄删了那个人的全部联系方式。

“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

那天晚上廉庄做梦了,她梦到了自己与北狗的那一次谈话,他们坐在校园里那片草地上,看着茫茫星空,谈起了自己的梦想。

北狗说,自己似乎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一切随缘,而廉庄说,自己大学上完打算去做支教老师。她说完后,静静的地看着那人,没有说话。

北狗似乎没有感受气氛的尴尬,他看到了远处打球的人对自己招手了,就急匆匆跟廉庄说了声,连忙起身跑上前去。

廉庄看着北狗勾肩搭背的身影,静静在那片草地呆了一会,随即回了宿舍。

那天是七夕。







时光匆匆而过,大学四年似乎并没有抹去廉庄对梦想的追求,她得到了一次去支教的机会,收拾行囊的时候,她没有忘记那个漂亮的盒子。

…………

廉庄带着那群孩子做游戏的时候,发现似乎有一个人不见了,连忙急匆匆去找,发现那个孩子的时候,他正望着自己自己脚下打开的有些损坏的盒子,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她。

那盒子里有一只枯萎的玫瑰。

廉庄安慰着那个孩子,她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以后不要调皮,老师就原谅你,好吗?那孩子问到,那这朵花是什么啊。廉庄无所谓答到“这朵花啊,是老师的一段回忆。”

她在心里回想着那人的脸庞,但浮现的只有那初次遇见的背影。

“不过一段回忆而已。”她没有管那只玫瑰,带着那个孩子回班了。

那天也是七夕。

 

 

 

 

 

 

在某一天,廉庄终于完成了她的实习工作,她收拾好了全部行李,与孩子们依依不舍的分别后回到了她的校园。

 

廉庄看了看手机上的信息,她的室友说会来门口接她,她便在校门口拖着行李箱等着,太阳有点大,廉庄被晃得眯了眯眼,她正想翻出个帽子带上,谁知那盒子却被带了出来,往地上一摔,也许那么多年了,已经不太牢固了,又或许是她根本没盖牢固,总之,那玫瑰被带了出来。

 

她连忙去捡,慌乱的看着周围人的目光,许久叹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多少人注意。正欲往盒子里装,没想到突然脑袋上似乎被套了个东西,廉庄一惊,怀中东西掉了下来,她不知怎么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拿下头上的而不是看那人到底是谁。

 

但当廉庄怒气冲冲的拿下帽子想要回头责备那人时却愣住了,她手上的是一顶狗头帽。

廉庄回头,笑骂那人“大夏天的,带什么毛帽子啊,你的品味还是那么差”。

 

那人摸了摸头顶,笑了笑,露出两颗虎牙,和当年之景似乎渐渐重合“这不怕你认不出我吗”

 

廉庄感觉自己眼眶有点湿润,连忙转身不去看他,她伸手胡乱抹了下眼睛,恰好看到了往此处走来的舍友们。

 

她连忙招呼起来,但当室友问道她身边的人时,廉庄犹豫了一下,她不知该如何介绍。

 

这时,身边那人突然搂住了自己的肩膀又变戏法似的不知从哪掏出一朵玫瑰花递到她面前,然后对其他人笑嘻嘻的说到:“我啊,我是廉庄她男朋友”。





拖了好久的七夕贺文终于发到lof了

最后那一段是新加的,微博没有

渴望小红心与评论和关注w


捡到一只小狐狸 九绮

一篇九绮
无脑段子
如果有反响的话应该会写下去?
ooc
文笔?不存在的
求小红心小蓝手关注评论么么哒





1.
刀神九千胜大人最近在出门溜达的时间捡到了一只小狐狸。

2.
路边的草丛里藏着一只截然不同的白色,小尾巴还一转一转的,我们的九千胜大人单手一捞,就捞出了个惊喜。

3.
雪白的皮毛,软乎乎的尾巴,精致的小五官,还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他。似乎在告诉他把我带回家吧。九千胜犹豫了片刻,眼看着那狐狸瞬间就哭了起来,赶紧抱在怀中哄着。

4.
好吧,就算你是刀神,也抵挡不了这种诱惑。九千胜大人乖乖的抱起了那只软乎乎的狐狸回家去了。

5.
连自己都活的很糙的刀神养起狐狸来也是很糙的。完全不懂该怎么样,自己怎么吃,狐狸就怎么吃,自己怎么睡,狐狸就怎么睡。

6.
吃桂花糕的时候看见小狐狸啪嗒啪嗒的流口水,没忍住,塞了一块给他。

7.
狐狸吃的嘴边胡子都是桂花糕的残渣,似乎是自己意识到了,两只爪子毫无作用的搓着自己的脸,揉的小脸皱巴巴的,放下两只爪子脏兮兮的看着自己的主人。

8.
九千胜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又塞了一块给他。

9.
“雪脯酒是个好东西”九千胜想。

10.
是的,我们的九千胜大人又没忍住,在喝酒的时候,抵不住小狐狸水汪汪的大眼睛,直接递了一瓶给他。

11.
小小的狐狸酒量也小小的,一瓶下去早已晕晕乎乎,趴在自家主人身上,露出圆滚滚,软乎乎的肚皮,白嫩的爪子轻轻勾着主人的衣袖,大尾巴也软绵绵的靠着他的手臂,小嘴里甚至还能看到一小节粉嫩的舌头,细长耳朵动啊动的,不一会睡了过去。

12.
九千胜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天天喂狐狸喝酒。

13.
养了一段时间的小狐狸不见长大,倒是有股越发油光水亮的意思。

14.
最近狐狸总是嗜睡,九千胜几乎没离开过他,但没办法,今天有场架要打。

15.
等刀神风风火火的出门再风风火火的回来,赶紧到床上查看狐狸的情况,然后两人都是一愣。

16.
床上哪有什么小狐狸,只见着一个精致的奶娃娃在床上坐着,毛茸茸的尾巴没有了,倒是软乎乎的小肚子还在,但是。。。

17.
看着与自己如出一辙的发色,与自己如出一辙的五官,与自己如出一辙的耳。。啊不,奶娃娃的耳朵没有绿油油,但是自带闪钻!

18.
九千胜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猛吸一口。

19.
小狐狸看着面前毫无波动的人,眼睛一弯,嘴一撅,再响起的便是与初次见面毫无差异的哭声。

20.
“诶诶诶你别哭啊”九千胜手忙脚乱的抱起奶娃娃。

21.
今天的刀神也依旧是个奶爸呢。

占tag致歉
这是一个群宣
全职高手语c
无审不禁白
开卡拟
日常就是玩游戏
ο(=•ω<=)ρ⌒☆等你加入哦

观老意预告有感

小小只的澡雪唰的一下扑进了意琦行的怀里,似是想念了他好久,鼻涕眼泪全都抹到了意琦行新衣服上。眼泪汪汪的澡雪在怀,暖乎乎也软乎乎,还是没忍住抚摸了他的头,笨拙的安慰着。





高能预警,随便乱写,成语乱用,语序颠倒,!号多,粉证已撕,ooc慎








先生们,女士们现在出场的是我们惊涛组的意琦行先生,他也不是新人了得知他将重出时我们霹雳的众多迷妹不知激动了多久,他这次复出会带给我们多大的惊喜呢?

看!那变得华丽无双的衣服!那让无数迷妹神魂颠倒的发型似乎多了什么东西!但不妨碍他万剑铺道,容光焕发的像我们飞来!背后的大号奶糖更是衬托了他的威猛无双!

哦,如果有人说这不行,我一定会用靴子狠狠踢那土拨鼠的屁股!

在那花红柳绿的花园中我们看到了什么!原来是一只绿绿的澡雪~~~~

只见剑宿飘然落地,地都被他的伟大气息震了三震,我们可爱的小澡雪似是等了他好久,一个三百六十度回旋再加个蹬腿就扑倒了剑宿怀中fjdbcgbehxknvejsj请各位粉丝不要尖叫!好的让我们继续,小小只的澡雪流下了几滴热泪,这多么让人感动啊,剑宿的手抚摸了澡雪的头!好的各位迷妹尖叫停一下!

看!这一幕多么让人动容啊!即使我们伟大的剑宿明白自己与春秋剑缘分已尽,而澡雪早已成精,但这并没有影响他瓦达西瓦意琦行!深深皱起的眉头也不行!

感谢我们伟大剑宿意琦行的伟大表演!

让我们接着欣赏下一位精彩绝伦的表现!

四季折之羽

还没写完,先放着
cp问题参照原剧
ooc预警
安利 祖娅纳惜 唱的 四季折之羽 我超喜欢的!
听这首歌产生的脑洞
文笔尴尬预警
前面大概是祸风行视角?
风雀tag并不是很敢打






祸风行是这个村子里的一个农民。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这个落后的村子里,比起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直到某一天,他的生活出现了一点变化。

虽然已是寒冬,但柴火总有用完的一天,祸风行随便收拾收拾,揣上斧头就上了山,本是好好砍完柴就回家了,但雪白的地面上突然出现的孔雀让他停住了脚步。

不知是哪位猎人放在山上的捕兽夹在这种时候起了作用,孔雀腿上鲜血淋漓,痛苦的嚎叫着。

终究还是不忍心让一条生命冻死在荒野,祸风行放下了柴火,上前去解救孔雀。似乎是害怕孔雀惊慌,他宽厚的手掌附上了孔雀的眼睛,另一只手则和脚并用,费力的掰开那捕兽夹。

“啪”的一声,捕兽夹终于开了,但孔雀还是恐惧,在逃走之前,咬了一口祸风行的手,看上去恐怖的咬痕,祸风行倒是无所谓,在这穷乡僻壤,也没什么能够处理的,随手往衣服上蹭一蹭,赶忙抱着柴火回到了家中。

天气越发寒冷了,这种时候人人都待在家里,祸风行也不例外,但在这天,他家迎来了一阵敲门声。

虽说有些纳闷,但祸风行依旧开了门,说不定是哪家迷路需要帮助的村民。但祸风行开门,一愣,门口站着一男一女,穿着不算厚实,那女子莞尔一笑,说:“这位大哥,这雪实在下的紧,我和兄长不慎在林间迷了路,只找到你这一间木屋 不知可否借宿几晚?”

“当然可以”祸风行赶紧回神,他觉得那姑娘长的实在是倾城,多盯了几眼才发觉自己竟如此无礼,低下头请他们进来。那姑娘先一步跨进,祸风行终于是敢抬起头了,他莫名的撇了那男子一眼,这会是真真正正的被惊艳了若说那女子算秀丽,那么这男子可算的上是倾国倾城,似是生来就是上位者,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跪拜在他脚下。祸风行在那男子的眼角好像看到了花纹,正想再看仔细点,一眨眼又没有了。“或许是我看错了吧”。

那姑娘捧着祸风行递的热茶,柔柔的说着话,他们二人是兄妹,在这江湖中闯荡已久,这次来这片林子本是准备找些珍惜的药物卖钱,却没想到遇上了百年难得一见的暴雪,没办法,才来求助祸风行。那姑娘说,她叫画眉,而她哥哥叫弁袭君。

“画眉,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他们二人正式在这屋子住下了,也不是白住,似乎雪何时大何时小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他们总会适时的提醒祸风行,今天什么地方的猎物多,你可以去哪看看,每次都特别准。而弁袭君每次总会跟着去,他的打猎技术异常好。

渐渐开春,天气逐渐好转,画眉不知是哪一天收拾收拾行李给祸风行留了一封信就出发了,她说,自己不能白白待在家里,城里的酒楼招人卖唱,自认为歌唱的不错,便想去试试。

现在家里只剩祸风行与弁袭君二人了,祸风行不知为何觉得有点尴尬,带着躲他的心思独自一人去田里忙活,画眉开春时种的蔬菜水果什么的,他时常帮着照顾照顾。

“今天的太阳,似乎比平时热了些”祸风行抹了一把额头上比平常多了几倍的汗水,想换个地歇会,正欲转身离开,却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

“祸风行!!”祸风行恍惚间听到有人在叫他,迷迷糊糊的看过去,似乎是弁袭君?他那张高傲的脸上,只现焦急。

大概是村头瞎子和村尾哑巴的故事

枫樱

一篇毫无意义的文

写的什么鬼自己都不知道随便看看就好了

垃圾文笔没毛病

求小红心小蓝手关注评论QWQ




在遥远的东方,有一个小村子,那个村子说起来没什么特别的,但是村子的周围有一大片树林,那树林说来也是奇怪,初春时是一大片樱花,到了秋末却成了枫林。

那里的人倒也不觉得奇怪,他们世世代代在那住着,这林子已经成了他们的标志,要是哪一天那些树枯了,才是真正的痛心吧。

不知是哪一天,村子里来个穿紫色衣服的人,他住在村头的一间破茅屋里头,靠给人算命为生,算的到挺准,许多姑娘都喜欢隔三差五去他那里凑热闹,那人也笑吟吟的解答提出的问题。

那公子长的到挺俊俏,手上一只羽毛扇微微遮唇,更是惹人对他兴趣无比,可惜是个瞎子,许多姑娘遗憾不已,本是个完美的人。

那公子有个癖好,每年春天,樱花盛开的季节总是摸索着到樱花林站着,这一站就是好几天,不管刮风下雨,直到樱花凋零,才默默的走回去,在樱花林玩耍的几个孩子说,他好像很喜欢樱花,他们悄悄靠近的时候,能隐约从他嘴里听到什么樱。几个闲来无事的老人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说啊,他是在等人。

不知过了多久,这村子又来了一个穿粉色衣服的人,一身粉红到不显得娘气,人是俊朗的很,他来的那一天,找瞎子算命的人少了大半。

这人住在了村尾,那些姑娘刚开始找他搭话时,他却只是微笑着,并不应答,那些看热闹的人虽觉得有点奇怪,但也不太在意。过了几天,才意识到,那人是个哑巴。来找他的人也少了大半。

村子里的闲言碎语倒是特别喜欢把两人凑到一起,一哑一瞎,倒是绝配。

那哑巴有个爱好倒是与瞎子有些相似,他总会在秋天到枫林里画画,一画就是一整天。有人大胆凑上去看,画的是一天比一天好,但画的却都是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羽扇,似乎与那个瞎子有几分相似。不过,每次画完,那哑巴总是会把画的所有画烧掉。

某一年的秋天,那哑巴找到了瞎子,似乎想去算命,但手里拿着一幅画,也不知是为何。他默默坐在了那摊子前面没有发出声响。

那摇着羽扇的人虽不能视物,但依旧意识到了面前有人,他笑着说:“阁下是第一次来吗?我算命只收物事,不收钱财,不知阁下想用甚做交换?”瞎子手里多了一画卷。瞎子顿了顿,接着说:“我看阁下命途前半生虽坎坷不平,但后半生只需一人便可安享余生”

有人在他手上写字:“谁?”

“我”。